nocturne4

【卷黑】命中注定-番外之感冒

白茔:

与真人无关!!!!!




放假了=w=


考试期间看群里聊天记录开的脑洞。基本是日常,继承前文剧情和设定~




--------------------------begin--------------------------


早上纯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房间的窗帘在卷毛的强烈要求下没有装那种全遮光的,美名其曰感受自然光线。这样也不错,纯黑想,每天早上能在光照下自然醒来,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一睡睡到中午。


他掖了掖身边的被子,空的。刚想爬起来,就听见咔哒一声,卷毛裹着个浴袍拿着毛巾打开了卧室门。


“唉——”卷毛把热毛巾捂在口鼻上,闷闷的声音传了过来,“再也不裸睡了,鼻塞!喉咙还发炎了。真是亲身感受到降温了…”


纯黑裹在被子里,瞧了瞧卷毛这幅可怜巴巴的样子,声音也是刚睡醒的软糯状,“感冒啦…“然后又下意识地跟了句:”活该,谁让你要裸睡。”


卷毛在衣柜里挑衣服,往身上套。“肯定是你昨晚抢我被子了,我裸睡这么久从来没感冒过,怎么这次就感冒了?”他又瞥了一眼纯黑,对方一脸呵呵的表情没回话,“而且你也是裸睡的,凭什么就我感冒了。”


纯黑“嘁”地笑了出来,“自己体质差还要怪别人。你今天还要去公司?”


卷毛一脸郁闷地整了整领子,“感冒而已,小毛病。”




从订婚以后卷爸卷妈就不让他继续做家里蹲了,赶着卷毛每天到公司去,学着接手一些事务。卷毛学得也快,每天朝九晚五地按时上班下班,晚上还能回家陪纯黑直播,日子过得相当惬意。


纯黑也对这样的安排挺满意的,白天没有人干扰可以好好做视频。


他磨磨蹭蹭地爬起来,吃了卷毛留在饭桌上的早餐,然后照常开机继续昨天的工作。一旦投入到游戏的录制,纯黑会几乎完全忽略外界的动静,因为他主打的快节奏攻略向风格需要绝对的专心致志,否则一点操作上的差错就会导致整段重录。


搞定了又一段的录制之后,纯黑松了一口气,起身打开门,走向客厅打算放松放松。意外地,纯黑看到了坐在沙发里的卷毛,左手上扎着输液针,右手拿着手机在打字,吊瓶给挂在了房顶的一串风铃上。


”哎?怎么回来了?这么严重还要输液啊?“纯黑迅速走过去坐在卷毛旁边,看了看左手上扎的针,又抬头看了看输液瓶子。


卷毛把手机一放,”唉别提了,我本来在公司好好的,结果姥姥过来看我爸,看到我感冒二话不说就要我回家休息。“


纯黑点点头,”那这个吊针…“


”姥姥帮我打的。她原来当过社区医生的。你在录游戏我就没叫你出来。“卷毛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对了,纯黑,拿个口罩给我好不好,药箱里。”


“口罩?为什么?这几天你就别去上班了呗。”


“不是…我怕传染你。”


“哼,就我的体质还怕你传染。”卷毛看着纯黑一边反驳他一边进屋去翻药箱,笑了笑,捡回手机往沙发里一靠。


不一会儿纯黑拿着一个拆了包装的医用口罩出来。他俯下身,拨开卷毛耳边不听话地绕着的头发,把口罩带了上去,然后在正面调整了几下。


卷毛用有点红了的潮湿的眼睛看着纯黑,纯黑叹了口气,伸手搂住这个体格比自己还大的家伙,然后隔着口罩把脸贴了上去。


“今天我煮饭吧。”




今天是周四,纯黑晚上照常要直播。卷毛带着个口罩苦逼兮兮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因为感冒头晕得很没法玩游戏,不一会儿就搬了个凳子坐在纯黑后面,一边刷手机一边看他直播。


纯黑今天玩的是GTA,前面还是正常地做做任务打打杀杀,卷毛某次从手机中一回神,就发现这家伙好像搞出了什么奇怪的走向。


游戏里一个妓女上了纯黑的车。


卧槽,这是要车震的节奏吗?本来有些困倦的卷毛立刻提起了精神,直播前约好了不能说话打扰他,卷毛只得在他背后看屏幕。


纯黑感觉到背后一道目光,突然语气里就带了点笑,一边操纵着手柄开车一边对着麦说:“我刚才叫了一个…恩……那叫什么来着?kichen还是chicken?搞不清了…”


“我决定把她带到自家院子里去。”说着纯黑就把车开到了点,选了某个100元的选项。只见那个穿着暴露的女子从副驾驶爬到了游戏里人物的腿上,然后开始动——


屏幕上飘过各种“卧槽”“已举报不谢”“真·色情男主播”之类的弹幕。


卷毛皱起了眉头,为了听纯黑直播又不影响他说话,他戴着耳机用平板开了直播收音,此时当然能听到游戏里传来的露骨叫声。他盯着纯黑的后脑勺,结果纯黑再又选了某个30元的选项之后,转头得意地瞥了他一眼。


卷毛看着游戏里的女子俯下身去,突然就感觉心底有些燥热。要不是这家伙在直播——要不是在直播!纯黑明显也很明白,看看画面,又看看卷毛,发出了一串意味不明的哼笑。


纯黑念叨着:“30元套餐…100元套餐…再试试70元的有什么不同,呵呵呵呵…”又尝试了一次之后,趁卷毛黑脸之前,他把游戏角色的武器切换到锤子,尾随离开的NPC女子,一锤子把她敲死在草丛里,还放了把火。当他开始用枪上的瞄准镜看烧焦的皮肤时,弹幕刷满了“丧心病狂”……




当晚,睡前。


卷毛还戴着口罩,一把拽过刚打算爬上床睡觉的纯黑,翻身把对方压在身下。


“你是要30元,还是70元,还是100元的套餐?”


纯黑嗤地笑了,推了推卷毛:“你别闹,好好睡觉。”


卷毛没动,意味深长地盯着纯黑,“等我感冒好…你完蛋了。”


——————end————————


祝两位身体健康啦…最近真是看得好心焦。

幸福零售店:

台北 Angus 的家,开放式的客厅、餐厅及厨房充斥着温暖的阳光,温馨的乡村风格一点也不黏腻,到处都能看见他们DIY 的痕迹和生活巧思。

【Elrond/Thranduil】我想要的不止是袜子

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

这是个魔性的HP AU


来自 @昭汐_去了环球影城要炸了 的脑洞,完全被瑟兰迪尔是自由的小精灵这句话洗脑了。


巫师Ex家养小精灵T(大王和家养小精灵灵魂互换设定)


答应我接受了这个设定再看,HP圈的亲友千万别拉黑我,ET圈的小伙伴也不要挂我么么哒




————


瑟兰迪尔本来不是一个家养小精灵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早上起来他就成了一只家养小精灵。


发现自己成了一只家养小精灵的瑟兰迪尔内心是崩溃的,但是他又找不到把灵魂换回去的方法,再鉴于家养小精灵身上所背负的和主人的契约,他只好暂时做一只小精灵了。


“瑟兰迪尔是个自由的小精灵,才不听你的。”


他经常这么说。


好在他的小主人埃尔隆德是一个相当温和绅士的人,虽然他是很好奇家养小精灵的脾气怎么一夜之间就变的这么奇怪,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惩罚过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一直希望有一天他早晨醒来可以发现自己不再是家养小精灵了,但是他一直没等到这一天。


“瑟兰迪尔是个自由的小精灵,才不听你的。”


直到埃尔隆德从霍格沃茨毕业的那一天瑟兰迪尔还是在做每件事之前都要加上这句台词。


“你那么想获得自由吗?”埃尔隆德问。


“那当然,瑟兰迪尔可是个自由的小精灵。”


“好吧。”埃尔隆德犹豫了一下,把床头的袜子递给了瑟兰迪尔:“我想这样就可以了?”


瑟兰迪尔接过了埃尔隆德的袜子,但是并没有马上离开,他看着埃尔隆德说:“我想要的,不止是袜子。”




FIN







Gudal Studios:

已得到画师おぐち(P站)授权的「甲」GK套件

现正式开始通贩:地址 

拍下后2周左右发货,预定包邮,详见宝贝说明。

微博转发活动见:地址

chihirooo:

"须贺君,你的心,感冒了,对吗?"

发现材料只有一对了,所以顺势拍个简单流程纪念下。

1.材料工具准备,镀金的底座很容易产生划痕,所以制作前把镀层给磨掉了,费了不少功夫,其实红铜原色也是很漂亮的(请无视掉残工具);

2.做软陶底座,需要用乳胶粘一下,相对结实一点,可能会粘到极细的灰尘,不用担心最后可以掩盖掉;

3.4.制作花朵部分,省略了很多步骤,只是大概意思了,花朵都是要制作双层的,唯一要的就是耐心和细心,(图片拍的时候细节会有点粗糙,但是后面还是需要很多修改滴),最后就可以上炉烤了;

5.实验-红心晶体项链坠,哎,本想制作均匀分布的样子但是因为万恶的重力,不过我还是很喜欢~^^

【卷黑】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上)

白茔:

虽然没空补录播但是听到这一小段音频脸都热了…写一段脑洞,还是用《命中注定》的背景(只是没空做新设定 (o;TωT)o

对了这么段时间没来LOFTER给刷了这么多僵尸粉我也是醉了…┴─┴︵╰(‵□′╰)等放假有空再行清理吧。

————————————————————

纯黑正在电脑前录视频攻略的解说词,熟悉的味道率先拥了上来,然后是熟悉的嗓音。
“纯黑——”,背后人低声叫着,轻轻摘下了纯黑脑袋上的耳机,然后一个温热的面颊贴在了他的耳朵上。
纯黑甚是激动地一个转身,扑在电脑椅上,手扒着椅背,只见卷毛也是用差不多的姿势扒在椅背上,笑着看他。
“我6天就搞定了这单,行家出手就是快~”
纯黑看着卷毛嘚瑟的表情,照例报以一个略带鄙夷的“哼”,就像他们在线上线下无数次的拌嘴一样。
卷毛突然手上发力,靠背的大电脑椅向后猛的仰了过去,纯黑一个重心不稳吓得差点翻倒,随后便生气地追打起卷毛。

两人气喘吁吁地停在了卧室,纯黑坐在大床上,卷毛站在面前靠着墙。
“哎,说起来我昨天在动车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是在干嘛,怎么…那么内个什么…”
卷毛挠头,纯黑把玩着手上的戒指,“哪个什么。”
“就是那什么…呃敷衍,挂得那么急。”
纯黑眼神微微动了一下,然而低着头卷毛并没有看见。
“嗯。”
“在干嘛嘛。”
“嗯。”
“告诉我呀…”
“嗯。”

“你不说我反而特别好奇!快点快点~”
“嗯~”
卷毛无奈了,他蹲下来,盯着纯黑直到对方抬起头来。
那种故作冷淡、毫不在意的声线又一次响起,反倒让卷毛心底烧起一阵抑制不住的激动。
“哼。”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卷毛立刻作乖巧状,声音里也带了点可怜的哭腔尾音,“我求你了~你赶紧说好不好~”
纯黑单手托住下巴,食指在脸颊滑动着,然而眼神里面满是不屑与冷淡。
“跪下。”
卷毛死死盯着纯黑,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而后真的往地上一跪,膝盖砸在厚地毯上发出闷闷的一声“扑——”。
纯黑似乎也被这果断的动作惊了一下,两人间一阵迷之沉默。
“咳…好了好了”卷毛带着些微的笑意沉下声,“你听见我膝盖的声音了吗?”
纯黑咬着下唇冲他不怀好意地笑了下:“没听到,声音再大点,使劲跪!”

卷毛就着跪地的姿势向前挪了两下,一把搂住纯黑的肩膀。床不高,他伸手搂住纯黑的脑袋,狠狠吻了上去。

————————————
以下本打算写一段河蟹物…没时间了先放着。有空更吧。

stoa:

磨磨蹭蹭刻了一个天香妹子,也是我自己在天刀玩的职业,期待四测啊。

天涯不远,勿负信约。


原图来自Freki罐六六太太,已授权。